2009年12月2日 星期三

在所有思考阻絕的地方

在所有思考阻絕的地方
讓我們的小孩幻想
那就是詩 ──許悔之




在所有思考阻絕的地方
我有一所大房子
背對一整個雨季
背對一盞街燈,整夜消逝的時光

來到海邊,我有一所大房子
沒有老鼠,沒有一天不下雨
沒有蝸牛乾死
在自己的殼裡
偶爾探出頭,又縮回去
我有一所大房子,我不想離開

在雨真正落下來以前
我的焦慮,比旅程還要更長
長長的堤岸後面
是所有思考阻絕的地方
海鷗瘋狂地飛,飛魚躍出水面
未來,還要在更遠處

願倔強都能開花
願虛無浸在蜂蜜
紅白花開在微雨的天氣
明天要持續盛開,明天被雨水打落
明天的你
會在什麼地方

走吧,和我一起走
白沙灘上鞋印是空白
然而不是徒然
晴天有一天過去,雨天有一天過去
有那麼一個所有思考阻絕
阻絕的地方,可以打滾
可以任性地踐踏
有一片海,容許一生的過錯
為我們送行
到更遠的地方


2009-05-15 初稿
2009 於創世紀161期

唯有音樂挽救一切

與其您的頭髮
留長又剪掉,與其一張唱片般
迴旋與重複
現在就面對音樂吧

讓您無力面對的音樂
是一種好的音樂
那種被愛充滿的欲望
像一次命中注定的脹氣
您膨脹,您戳破
就感覺良好順暢

現在把音樂存而不論
事情回到純粹
回到歌詞,歌詞抽象意義:

您問人生
這充滿驚奇的人生
怎麼拆禮物就
怎麼罵髒話吧

您問幸福
不如到公共廁所裡唱歌
如果他愛您,他會唱得比您大聲
如果他不小心走音
您會更幸福
幸福毀了音樂,音樂毀了您

現在開始詛咒音樂
那不遺餘力的抒情迴圈
其鋼鐵般決絕的姿態
詛咒過去,又向祖宗磕頭
說您不曾後悔自己選擇的一切
說您一定要幸福
好好活下去
您要帶一顆糖果去看他
並且保持沉默
沉默是最軟弱的激情

您是那糖果
卻假裝一張糖果紙
偷偷把自己打開
在不斷消耗所愛的同時
強調甜甜蜜蜜之必須
像是頭髮剪掉,必須繼續留長
唱片也必須繼續旋轉下去
沒有什麼已經成為過去
我們祇有現在──
不斷膨脹的無法戳破的現在

對不起
現在請您面對音樂


2009-06-08 初稿
2009 於創世紀161期

世界不缺你一個詩人

時光轟轟穿越了坑道
黑暗中
我聽見巨大的耳鳴
那或許是詩

把一段文字獻給雨天
看它在雨後發霉
讓雨水滴落的力量,也滴落我的汗水
催促我長大的力量,也長大了蘑菇
蘑菇上好多鮮豔的斑點
看來事情並不單純

他們說,書寫即逃避
躲在身體裡久已無人穿行的坑道
漫長的沉澱
終於造成今天岩脈曲折的紋路
他們說裡面藏有鑽石
或者就祇是沙

沙或者鑽石,或者所謂春天
從來我祇追問一個答案
留下了問題的地方,同時留下我的倔強
餵養我身體的地方
同時餵養了人行道上的杜鵑
終要凋零的花朵,卻在這裡盛開
我知道
有了愛情就不需要抒情
世界不缺你一個詩人
槍聲響在鄰國的戰場,藥水放在病人的床頭
杜鵑一謝又是一年
我老了
可是沒有長大
祇隨著雨季不斷延長

而他們失望透了
我看見死去的爺爺、哭泣的情人
爸爸說他也快死了
可是火車已經穿越了坑道
雨還沒停,還要載著我一起
到更遠
更遠的地方


2009-02-01 初稿

2009年11月28日 星期六

在這裡做一個幸福的人

為什麼是鯨魚呢?
我躺在床上想了許久
這裡沒有海,沒有善變的洋流
每天風和日麗,蘋果長在蘋果樹上
死亡是我們看不見的冬天
卻依舊寒冷,讓人想曬曬太陽
想開朵花

可是為什麼是花呢?
因為我確信那即將抽長的
都深埋在地底,靜候一生的發生
我確信我是在倫理的位置中生活
有的人是杯子,有的人是水
杯子有他自己的形狀
水祇是一直蒸發

你不會走,不會離開對不對?
我喜歡蘋果,但是不喜歡成熟
和你一起躺在床上想了許久
這裡沒有海,沒有眩目的珊瑚
但因為那水柱,以及光滑的皮膚
我不相信這裡沒有鯨魚

或者就不要管鯨魚了
下輩子我們當長頸鹿好不好?
再也不用擔心看得不夠遠
擔心矮別人一截
這輩子就站在田裡我和你
讓床頭麥浪翻滾,讓天使收割靈魂
讓我們從此平凡


2009-04-03 初稿
2009 於文學人季刊第七期

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在台北

──給謝餅乾,沒有未來我不會哭


在台北,莫名地焦慮總是難免的
當一個陽光男孩愛上多雨的城市
二十立方公里的雨水
好像一座巨大的豎琴

或者是年輕,不懂賺錢的意義
但現金流它繼續前進
日子像積水,逐漸淹沒了胸膛
終於我們學會游泳
用心划水是最重要的事情

或者是一隻隻無法閉眼的魚
望著彼此相似的眼睛
微弱的光芒,在漆黑的海底連成星座
這背後流傳的故事
現在是沒有人再提了

別再提了,這一次你從台北下來
肩膀上印著更深的水痕
我們各自交換過的雨傘
每一把都破爛不堪
像所有來不及圓謊的夢想
這麼輕易被世界打穿

你說
雨下很大,雨傘太小了
那聲音我一個人記住

聽起來濕濕的,隨時都在蒸發


2007-05-04 初稿

情歌 2

黑色而甜的房間我在想你
向東走,向北走
一夜的虛擲是為了人間
敲落在繁星裡的天堂
讓需要光的睜不開眼
需要水的,都有泛濫的理由

原來我們不是彼此的過去
時間結著蘋果,我和你
並肩走過滿地的蘋果泥
如果一顆心可以放下
就能展示自己的傷痕:
揮揮手,說說話
且請求你,別急著遠行

這是流動奶與蜜的土地
這是曾經許下的諾言
沒有人赴約的晚宴
還有燭光,掩護小小的熱情
而光在燭光裡,燭光裡
我總是最後被按熄的人

總是最後不下雪的冬天
你選擇凍結的河,長久的停留
或者是滅頂的蜂蜜
虛無而且自由。教堂裡鐘聲敲響
虛無就歸給虛無
我有四面結冰的自由
而自由迫使我行走
我哭,我睡
我一連串頹唐的跫音

這個世界從不缺少鞋印
這個世界裡不需要流亡


2009-06-29 初稿

情歌 1

我揮手要妳過來
妳起身,過來了
我卻祇看妳身後的座位
整個冬天化不掉的雪
都堆積在那邊

都已經從昨天生還了
不小心碰倒的情緒
沾濕妳腳趾旁邊
床單上都是妳的氣味
沒有誰會因為明天過敏
沒有誰就這麼鼻塞

走進陰道裡的玫瑰叢
我沒有流血
祇是不痛不癢地刺傷
我最喜歡的尖刺
妳最喜歡的玫瑰
甜美而恐慌的夜
所幸妳的身體還在發光

我不是在害怕
也沒有一點點感傷
我喜歡妳朝我揮揮手
各自走出彼此的身體
關上門
好大聲


2007-10-19 初稿

2009年10月19日 星期一

離開

──給逃家少年



幾場大雨剛從客廳離開
太貼身的期許
都和衣服一起淋濕
冰冷、難過地黏住皮膚
沒辦法脫掉
祇好帶著離開

不打算再相信什麼了
除了131,投下兩枚硬幣
和一個髒掉的家庭
買到整座城市的自由

所謂的懷念啊所謂
凝視著窗,把自己的臉譜
印在不斷倒退的風景中
沒有在下雨了,傍晚的心情
是一條清洗乾淨的街道
風吹,風停
陸續有人走了出來

不再說再見
不再有關懷和期待的地方
就有牛奶和蜂蜜
傷口正在結痂,聞起來好甜
已經到達許諾地
就不想下一站是哪邊
沒有在下雨了
就不想下一站
下一站能不能看見彩虹

然後是月光點亮一片
星垂的晚天,無比美麗
無比巨大的虛無
沒有辦法填滿,才叫作自由
沒有地方可以回去
祇好一直向前
人生不過是一則笑話
如果你一直笑不出來
因為現在還沒有說完


2008-05-30 初稿
2009 於衛生紙詩刊第五期

2009年10月14日 星期三

夜雨

──生命中的許多人



夜雨其滂
地面開滿白花
獻給過往
被我親手埋葬的人

這許多年
終於他們變成幽靈
圍堵在窗外
窺看我的悲傷

十一月,氣溫驟變
他們更感覺飢餓
摳下我傷口上的結痂
咖嗤咖嗤地吃
我懂得
他們愛我
而不是受傷

是雷雨
水痕裡身世的殘留
往低處流
是幽靈無法
無法再一次死去
感覺不到活著
而傾向於傷人

他們帶我
看雪地上鮮紅的轍痕
靜脈裡有
藍色的花

他們要我記住
把往事搓得更細
細到穿過針孔
縫住我的嘴唇
用他們的舌頭唱歌

歌聲恍若雨聲
流淚的人在自己的房間
撐傘的他們
已習慣在雨中逗留

善於填詞的人
更難把自己填滿
那麼想念
想念是最優雅的詛咒

他們說遠離了思想
有一條河被喚作寂寞
有一艘小船
喚作人生的沉沒
有一對槳
向下探入虛無
推著我們
緩慢往前移動

我願意成為彼此的陌生人
為了離開自己
為了重新回到人間
存在
在這裡
聽見了雨聲

彷彿倒懸在天地之間
一隻鬼面蜘蛛
鮮豔的悲傷
妝點醜惡面容
在風雨交織的巨網中央
吞食一切
與一切的清楚明白


2009-10-10 初稿
2009-10-14 於台灣時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