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6日 星期四

流光

──獻給一次一次美好的失敗



刺眼的陽光依舊
你看向遙不可及的遠方
今天的雲,投影在眼底
如果下雨,該如何漂浮
如果,就讓大雨的針腳
縫補世界的殘缺

春天之後許是秋天
身體有,氣味循環開落
一束送不出手的花朵
一事無成的大好時光
琴蓋久覆灰塵
可音樂,仍在進行
音樂他已不在意演奏是誰

如果我可以成為你的翅膀
我如何鼓動自己,如何
隱瞞墜地的恐慌
散開的羽毛,落降到彼處
遺忘了時間
終於成為永恆

而音樂繼續
你走進,時間的暗房
片刻逐一曝光
我剪斷留長的頭髮
面對著永恆
應該無有悲傷


2008-10-28 初稿
2009 於風球詩雜誌創刊號

Moonlight Sonata

──Sonata quasi una fantasia



然而這一切都與月光無關
匆匆翻過公園粗糙的圍牆
讓小腿不小心被劃傷
秋天的枯葉你咖吃咖吃地踩著
交出那把苦練多年的提琴
讓那位不說話的演奏者
娓娓按出我們熟悉的曲調
因熟悉而害怕,因害怕
你能否跟著哼過,能否
順著指位調整自己的步伐
踮起腳尖期待
踮起腳尖走上了捷運
那些嗶嗶響起催促你上車的
我稱之為命運的時刻
有人問你多久沒搭捷運了
多久沒有走入陰暗的地底
流著淚見到下一站的陽光
啊陽光,柳橙汁一樣甜美的陽光
剛壓垮秋天最後一片落葉
有人說今年的秋天沒有誤點
在柳橙成熟的車窗外
及時點燃河岸一大片蘆葦叢
搭乘捷運穿越秋天
站在捷運的走道拉小提琴
出發時不經意撿到的提琴
抵達時又輕易地遺失
淚流不止的失物招領處
誰又拾獲濕透的紀念品
誰又忘卻認領的勇氣
第幾次冒領別人的失物
第幾次錯信刺耳的嗶嗶聲
衝進車廂上氣不接下氣
最後失落地回家
第幾次撿到正確的鑰匙
打開錯誤的房間
坐在錯誤的桌上
和正確的人一起吃著晚餐
地球轉啊轉的
是不是你頭很暈很想吐
卻不得不繼續用餐
然而這一切都與月光無關
那位不說話的演奏者從不離開
從不發問也從不透露答案
卻還是忍不住說話了他說
悲哉秋之為氣
你可以沒有食欲
但是不能不聽音樂
你可以不跟著哼
但不能不踮腳尖
看著小腿上長長的傷痕
你開始後悔把琴都給他了
那把苦練多年的四絃小提琴
還有上次那把如泣如訴的低音大提琴
我想我和你一樣感到非常
非常地懊悔
我們祇是隨便練練的
我們祇是隨便練練的


2007-12-07 初稿
2009 於風球詩雜誌創刊號

2009年4月15日 星期三

平安

──獻給死去的祖父蔣榮巨先生(一九二○~二○○七)



金色福馬林一樣
浸泡著每一天的陽光
你我一直不情願離開
在這難得的星空下
晚安我們親愛的神
正坐在最圓的月亮上
微笑著抿滅一盞一盞
排列得比人生更長
更整齊的路燈
空蕩蕩的大街找不到一對
紅著雙眼的尾燈
大家都在回家的路上了
你說我可以繼續留著
你先回去報平安

好奇怪的人生啊
我們一起看過的
那齣連續劇
畫面突然變黑你笑著說
祇是小小的停電
我們都還想知道結局


2007-07-04 初稿
2009 於笠詩刊27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