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這一刻,生活是最完整的廢墟

黑色城市的天際線是我一個人
隨時可能下雨的愛情與薪水
我被報紙掩埋的年輕
街道上路燈一盞一盞地燃燒
像失敗的主義,沉默的空氣
費了半生向城裡吐口水
最後祇有吞下冰冷的聲帶

在崩解的邊緣我可以假裝正常
像月亮躲藏在雲朵之後
拒絕相遇不對等的太陽
因為地獄裡找不出一位天使
別指責我四處宣傳疾病
我在說正常,以及正常之難

我必須設想一種久已遺忘的聲音
他在說:困乏,思索,改變!
在全部知識的大渾沌裡
這時代的噴射機正轟隆轟隆地向前
氣密窗倒映著我被囚禁的面孔
深愛著天空
卻無法愛人

我必須設想一種無可閃躲的明亮
像長長曳光彈注定熄滅的一生
這一刻,生活是最完整的廢墟
有人倉促搭起安居的建築
有人就地找縫隙鑽
如果最痛的花朵開在未來
壞掉的人,往往不是壞人

我站在這裡,我是堅硬地站著
像直立的愛情在夢裡哭泣
放棄了鐵窗守護的安全感
祇相信改變是永遠
永遠改變現在的人生

站在這裡,我的焦黑的肺在唱歌
全部的氣流祇為一個出口
讓空氣震盪形成新的空氣
我的人性不是躲藏的縫隙
我的人性不是安居的建築
我唯一的回應有如石塊
沉入所有冷漠眼睛的深淵
到最底層陪伴這寂寞旋轉的星球

我必須設想
這座城市還有廢水道在底層流動
帶走了回憶、欲望、失去的明天
街道上路燈一盞一盞地燃燒
恍惚中夷為平地的世界
不進入未來,就退回野蠻
廢水道若通往曲折歷史最終的流域
這一刻,海洋依舊遙遠
願做新世界一點小小的水滴


2011-11-04 初稿

有歷史的人

早餐以後,立場剩一連串拒絕
當宇宙虛空裡迷失家的方向
沮喪的星星從流浪中墜落
放棄了永恆,成為石頭的堅定
在世人決意來到地球以前
燒焦的殞石該過怎樣的人生?

兀自坐起,刷牙,披衣出門
兀自穿越了大半個銀河
曾經乘著光線通往筆直的未來
現在我拒絕超越時間
像早餐前總有失望的一刻
決意拋棄不夠銳利的刀叉

除了劃開記憶上空的對流層
除了身體,洗淨並且擦乾
請深入地表高熱撞擊的洞口
濃煙裡另個宇宙正緩緩上昇
然後幻滅,我的思索
決意撞毀自我好讓世界保存

歷史是流淌在前人鮮血之內
在幻見燃燒的明亮森林中央
倒退著走向黑暗現實
拒絕飛翔的殞石有唯物的憂鬱
歷史淙淙流動,引渡一陣暈眩
一朵花倒著收起笑容
一陣雨倒著回到天堂

同樣是宇宙虛空裡趕著回家
燒焦的殞石把心事烤得通紅
遺忘是冷凍的方法之一
無知是圓謊的方法之一
當遙遠星雲暗示著生存欠缺
有人匆匆吃過早餐
有人收起餐具,發現立場不同


2011-04-17 初稿

城市

現在,天頂有黑眼睛逼視著
城市宛如情人胸前的鈕扣
反著光,但拒絕被我旋開
我是衣物以外的不安全感
我按著無菌的心室
我沒有病,我是同疾病共謀

電桿下堆放著我最初的愛情
主義,理想,分手的紀念信
如同他禁止開啟的珠寶盒
收納著百萬人次的寂寞
收納著針與藥,血與病
冷感是人群裡最後一把手槍

而我作著燈蛾趨向火燄似的夢
習慣了盲目飛行與無限迴圈
不斷不斷推遲的渴望
為了最終把性命燃盡
因為失敗的求愛者理應放逐
我是情願一顆心被鞋底磨平

冷感的情人面對害病的陰謀家
我有一團舊火,並不禁止吹熄
他是珠寶盒裡密閉式的邏輯
像堅硬寶石鑲嵌在木質人生
析出一道血紅色光

指引這長長的路怎樣也走不完


2010-09-26 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