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7日 星期三

信仰

──給Chelsea ,將遠行的人



最後一次向你說對不起
過往的傷口,剩一束乾燥花
曾經太尖銳的話語
把你釘上十字架
從此,我就信你不移

天空中浮著純白的大蜘蛛
垂下一萬卷透明線絲
輕輕捕獲了,整整一年的信仰
你不是被黏住的人
卻一再將我撕開

我們的讚歌唱到這裡
該換韻的時候
教堂鐘聲敲響,玫瑰窗上的故事
有了微微的裂縫
因為拍打,有了小小的震蕩

這是儀式的最終了
為你戴上戒指
對著節節敗退的生活說
我願意。天使切斷尾巴
葡萄太成熟而掉落
我們之間,什麼也沒有
不曾抵達的地方
最令人鄉愁


2008-07-14 初稿
2008-11-07 於台大意識報14期

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夜晚的王子和月亮的公主

──獻給第三者的情歌



臉頰結滿銀白色的鹽巴
因為白天的風雪已經離開
月亮像一個發光的洞口
金黃色的蜂蜜緩緩流淌下來
沾上我們的時間
時間看起來十分可口
我把最最堅硬的寶石
寄託在公主纖細的指節

我的公主踩著優雅的舞步
從東邊旋轉旋轉到了西邊
每夜每夜
在天亮前脫下我送她的舞鞋
我想她和我一樣感到非常
非常地沮喪
她說有隻兔子在等待她的餵食
豢養的羊、貓咪和天使
都在城堡裡等待她回家
那座水銀建造的,很重很重的城堡
天亮之前
她不能穿著舞鞋回去
更不能和我在大白天生活

啊好像快要死掉了
我從來不是愛護動物的人
滿月即將有缺憾的夜晚
我的公主依然捨不得放手
緊緊地她握住鞦韆
在兩極之間忙碌地奔波
重力不允許她同時留在兩個地方
累壞的她喘著
喘著薄荷色的氣息
空氣裡長出第一千片薄荷葉的時候
終於所有動物都熟熟睡去了
我終於擁有張開翅膀的勇氣
可是怎麼會這麼難過
我的翅膀不需要我就能飛行

我把夜晚佈置成一張沒有邊際的大床
無比寬敞的空間和一千顆星星的夜燈
卻總還是在翻身時
不小心壓垮了月光
我親愛的公主殿下
妳的衣襟沾有兔子噴上的香水
大衣裡塞滿綿羊的厚毛
貓咪為妳銜來的墜子
在耳邊撞擊出回憶的旋律
為什麼妳就不能穿走我的舞鞋?
是不是我仔細挑選的款式
曾經妳都已經擁有?
關於白天的風雪我們不要提它
妳為我留下了大衣
卻不足以抵禦那種嚴寒
動物們還在等待妳的餵食
很抱歉我不吃飼料
我討厭羊,討厭貓咪和兔子
當然我不是什麼天使
我的光圈需要妳來點亮
我有一對翅膀
卻不能自己飛翔
這段被泡泡裹住的夜間飛行
從來沒有什麼值得我畏懼
除了白天的生活與地面上
針尖一樣的道德──
道德要我追悔過去
卻不給我勇氣面對明天

而我們一起迎接的那最後一次天亮
我的公主也在月亮上盪著鞦韆
在兩極之間忙碌地奔波
薄荷葉一片接著一片抽長
終於遮掩住月光
我疲倦的公主終於累倒了
陽光伸出指尖戳破了黑暗
像戳破一則大而無當的謊言
王子送的舞鞋已不再閃閃發光
我的公主哭得像個小女孩
而她終於長大
再也穿不下我送的舞鞋了
再也不能
我們再也不能一起跳舞

再也再也不能。

清楚聽見天邊傳來的聲音
嗶剝嗶剝響起的
是那一連串被燒毀的時光
是為了讓彼此取得溫暖
流著眼淚燒毀的一整座森林
曾經我們也在林間迷路
在河畔與糜鹿良久地對望
我知道那時我們都太過年輕
太容易忘記簡單的約定
月亮的公主祇能在夜晚跳舞
王子的翅膀祇能在夜晚飛行
妳明明是公主,我明明是
對不起
夜晚已經足夠漫長
我就不應該提到永遠


2008-02-04 初稿

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未來

昨夜我感到悲傷
荒廢已久的雙人床
彈指開滿了玫瑰
我甘心用一生躲入棉被
爛成柔軟的堆肥

啊所謂人生的理想
活在夢裡的人
有著天明的恐懼
天明之際,就要醒來
一隻螢火蟲,為著尾端的摩蹭
如此畏光
卻又無畏地發光

而倘若,倘若你經過了
我黑影幢幢的玫瑰園
有光昇起,然後熄滅
泥土裡,化作下一個春天
祇綻放而不凋零的花朵
正暗換了色澤
我便為你切斷時間
廁身於一切
無以為繼的悲傷
記憶微有調節,適當地傾斜
你所期待的未來
未來,已經改變了過去


2008-09-05 初稿
2008-11-10 於台灣時報副刊

2008年10月27日 星期一

秋歌

蹇淹留而無成──宋玉


明朗的午後也有人
忙著曝晒堆積的夢想
比對成長的拼圖
像一棵巨大的榕樹
無力地垂下氣根
淋雨經年
早已習慣漫漶黏膩地思惟
寄身其中的小蟲們
多想揚起金色的羽翼
在代序的季風之中?

秋晴萬里的日子
大家都懷藏累累傷痕
時間走了我就去追
跑起來輕快卻也不無感傷
大風吹起小小的願望
耳邊盡是不合時宜的老歌
曾經左轉的那個路口
什麼時候
已經掛滿茂密的長春藤

再來要去哪裡?或者
什麼時候該要出發?
一路撿起了無解的問題
也隨手丟棄用過的答案:
哪裡都好
祇要不是當下

世界好像一座旅館,堂皇而
無可奈何,而持續重建翻修
一座花園我越走越深
夥同圍繞的向日葵一起怒放
笑容,面向和煦的陽光
一個故鄉我不曾擁有
卻也到處聽聞鄉愁
來自海東的候鳥紛紛埋首
在花白的羽毛之間
暖風裡曲蜷著趾爪,再不走
就來不及了

來不及了
站在午後的廣場邊緣
樹影推移緩慢,綠得這麼假
黑夜還有一段距離
寒流還有,一段距離然而

好像有些什麼尚未完成




2006-11-14 初稿
2007 台大文學獎佳作
2008 於大學校園巡迴詩展
2008 於文學人季刊第三期

偌大的夜空 2

──再給舒媽



後來我一直讓自己忙著
為每一個印象編列頁碼
把每一張照片
裝入屬於他們的框框
一切收拾整齊之後
卻再也沒有翻動過了

偌大的夜空依舊美好
儘管太陽已經昇起許久
所有的淚痕都已經曬乾
從此我學會了傻笑
以及在十秒內裝哭
在每條坑坑洞洞的街道
練習怎麼跌倒才不會受傷
過去那些星子月光或者
其他太過夢幻的詞彙
都掉在草地沙沙作響
我卻失去撿起他們的勇氣
偌大的夜空裡那麼多
我們一起許過願的流星
猛然回想起原來
都是一架一架失事的時間

今夜我還是最晚睡的那人
MSN上每個昨天都下線了
就這麼和大家失去聯絡
明天又要潛水在渾噩的生活
像一隻悲傷的海豹
言不由衷地拍著手
鼻尖頂住一顆滑稽旋轉的地球
好在你的笑話還是這麼冷
我也還是跟以前一樣
對世界笑不出來



2007-04-01 初稿
2007 教育部文藝創作獎佳作

生活

──和哲佑


時光碎在牆上,好像有
影子偷偷滑入房間以及
無數寒暖交替的季節
闔起舊日相本
隱約聽見海浪撤退的聲音
我們共同擱淺的地方
離海岸線已經非常地遠了
埋一把溫暖的泥土在心底
不知道哪一天才能
長出大樹,撐開一片天空
陰晴不定的天氣裡總是
以平凡無奇的出場方式
發生意料之外的扭傷
似乎也不得不休息了
破掉的鞋子在雨天進水
踏著濕透的腳印回到
陽光遍佈的幼稚園,剪貼簿上
拼湊出太簡單的一生
還沒過完就已經知道結局
那時我們面對的未來
海水湮沒的地方,彼此高舉的
指尖,朝向瀏亮夜空
感謝你曾與我共同生活



2006-12-26 初稿
2007 教育部文藝創作獎佳作

在漁人碼頭

不如和消波塊一起
把自己棄置在碼頭

世界起風的時候
浪頭帶著渙散日光
穿透我們身體的裂縫

整個下午漫長無比
靈魂和眼睛
終於在海風裡變鹹

波浪它始終沒有消除
然後是一場永不止息的太陽雨

前面雷雨好大好大
所幸抬頭依舊晴天



2007-04-22 初稿
2007 教育部文藝創作獎佳作

什麼時候再為妳寫一首詩

──和耀仁



海鳥飛向遠方,我知道
今年的冬天也
祇是片輕巧的羽毛飄落
時間的潮水拍泊如擁
抱走些許,懷舊的海沙
水面下,晦澀地黑潮湧過
看似尋常的日子。總感覺
有些什麼亟待詮釋

閱讀自己的日記
一頁,二頁。空白。
生活和生活的裂縫祇能
以想像的細節填補
或者憂鬱地塞入隱喻──
葉落繽紛的噴水池,沒有弦的
木吉他,不再旋轉的木馬可是
我必須假定
在細節掩映的遠方
飛翔的海鳥彼此聚集
為妳,下一陣無伴奏的羽毛雪
讓妳悉心梳理,收集
鋪在枕下
就能夢見散佚的時光......
儘管我依舊不知道
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再為妳寫一首詩



2005-11-18 初稿
2007 教育部文藝創作獎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