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4日 星期四

雨過

潮汐帶走一些,一些
又送回到眼前
聽不清大海低啞的辯白
終於我能理解
雨水如何渴望落地
雲朵卻執著於飄浮
潮水拍打死去的珊瑚
一遍深過一遍,原來原來
曾經也這麼愛過的

曾經也愛眨眼的星星
愛過肩膀以下,積雪的山巒
狠心燒毀了港口,才肯放心地出航
一艘橫躺的漁船,側著臉
依靠大海起伏的胸膛
而暈眩有點
想吐,也堅持不再靠岸

磁針失靈以後,星辰
依舊閃爍,而雨落下來
而失去星星的時候
就把海圖一起丟棄
類似這樣的溫柔
像海口止不住的風,鹹鹹的
懸吊在半空,遠遠地看著
你們已經過得很好

帶著自己過生活
隨便跟著路標走
不經意又走到了海邊
下過雨的泥灘,天空沒有烏雲
轉過身,長長一列腳印注滿積水
過了這麼久,依舊無法蒸發
彷彿雨還依舊下著下著
卻已經來不及
來不及把我打濕


2008-05-07 初稿
2009 於文學人季刊第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