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7日 星期四

陽光清洗

這一年春天的雷暴
不會將我們輕輕放過──駱一禾



原來是夏天告別的力量
讓揮手的樹枝寫出誓言

當太陽和光線分道揚鑣
你選擇來到地上
佔用一格草地
栽種同一朵向日葵

由陽光清洗一生的摧折
身後的影像如瀑布湍急
漂流的果實
曾是泥地裡的種子
埋藏堅硬的卑微

耗盡地力抽高
祇為同一個解釋
可不可以,值不值得

祇有以時間為名義
你才被自己的信仰放逐
祇有以太陽為號召
陰影才能在身後不斷拉長

當往事飛散如風
吹響內心的孔洞
當陽光洗淨你的身體
燦爛將在入夜後平息


2009-12-13 初稿
2010-01-07 於台灣時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