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7日 星期三

信仰

──給Chelsea ,將遠行的人



最後一次向你說對不起
過往的傷口,剩一束乾燥花
曾經太尖銳的話語
把你釘上十字架
從此,我就信你不移

天空中浮著純白的大蜘蛛
垂下一萬卷透明線絲
輕輕捕獲了,整整一年的信仰
你不是被黏住的人
卻一再將我撕開

我們的讚歌唱到這裡
該換韻的時候
教堂鐘聲敲響,玫瑰窗上的故事
有了微微的裂縫
因為拍打,有了小小的震蕩

這是儀式的最終了
為你戴上戒指
對著節節敗退的生活說
我願意。天使切斷尾巴
葡萄太成熟而掉落
我們之間,什麼也沒有
不曾抵達的地方
最令人鄉愁


2008-07-14 初稿
2008-11-07 於台大意識報14期

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夜晚的王子和月亮的公主

──獻給第三者的情歌



臉頰結滿銀白色的鹽巴
因為白天的風雪已經離開
月亮像一個發光的洞口
金黃色的蜂蜜緩緩流淌下來
沾上我們的時間
時間看起來十分可口
我把最最堅硬的寶石
寄託在公主纖細的指節

我的公主踩著優雅的舞步
從東邊旋轉旋轉到了西邊
每夜每夜
在天亮前脫下我送她的舞鞋
我想她和我一樣感到非常
非常地沮喪
她說有隻兔子在等待她的餵食
豢養的羊、貓咪和天使
都在城堡裡等待她回家
那座水銀建造的,很重很重的城堡
天亮之前
她不能穿著舞鞋回去
更不能和我在大白天生活

啊好像快要死掉了
我從來不是愛護動物的人
滿月即將有缺憾的夜晚
我的公主依然捨不得放手
緊緊地她握住鞦韆
在兩極之間忙碌地奔波
重力不允許她同時留在兩個地方
累壞的她喘著
喘著薄荷色的氣息
空氣裡長出第一千片薄荷葉的時候
終於所有動物都熟熟睡去了
我終於擁有張開翅膀的勇氣
可是怎麼會這麼難過
我的翅膀不需要我就能飛行

我把夜晚佈置成一張沒有邊際的大床
無比寬敞的空間和一千顆星星的夜燈
卻總還是在翻身時
不小心壓垮了月光
我親愛的公主殿下
妳的衣襟沾有兔子噴上的香水
大衣裡塞滿綿羊的厚毛
貓咪為妳銜來的墜子
在耳邊撞擊出回憶的旋律
為什麼妳就不能穿走我的舞鞋?
是不是我仔細挑選的款式
曾經妳都已經擁有?
關於白天的風雪我們不要提它
妳為我留下了大衣
卻不足以抵禦那種嚴寒
動物們還在等待妳的餵食
很抱歉我不吃飼料
我討厭羊,討厭貓咪和兔子
當然我不是什麼天使
我的光圈需要妳來點亮
我有一對翅膀
卻不能自己飛翔
這段被泡泡裹住的夜間飛行
從來沒有什麼值得我畏懼
除了白天的生活與地面上
針尖一樣的道德──
道德要我追悔過去
卻不給我勇氣面對明天

而我們一起迎接的那最後一次天亮
我的公主也在月亮上盪著鞦韆
在兩極之間忙碌地奔波
薄荷葉一片接著一片抽長
終於遮掩住月光
我疲倦的公主終於累倒了
陽光伸出指尖戳破了黑暗
像戳破一則大而無當的謊言
王子送的舞鞋已不再閃閃發光
我的公主哭得像個小女孩
而她終於長大
再也穿不下我送的舞鞋了
再也不能
我們再也不能一起跳舞

再也再也不能。

清楚聽見天邊傳來的聲音
嗶剝嗶剝響起的
是那一連串被燒毀的時光
是為了讓彼此取得溫暖
流著眼淚燒毀的一整座森林
曾經我們也在林間迷路
在河畔與糜鹿良久地對望
我知道那時我們都太過年輕
太容易忘記簡單的約定
月亮的公主祇能在夜晚跳舞
王子的翅膀祇能在夜晚飛行
妳明明是公主,我明明是
對不起
夜晚已經足夠漫長
我就不應該提到永遠


2008-02-04 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