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7日 星期日

被雨圍困的男孩

——懷念陳慶哲

轉眼間十多年過去了,我好難過
南崁工業區的烏雲延伸向台北
像斷掉往日的青春期
接上此刻貧困的人生
繁華街道上燈火被水氣打糊的時候
這麼剛好
又在前方找到躲雨的騎樓

簡單的句子好比不成熟的我們
那些年杜鵑花下英挺的少年
不曾留意凋零後回去的泥土
隨便就醉倒在街上,在好時光裡放肆
獨立於細雨中蹉跎著,得意著
東風歷歷紅樓下
誰識三生杜牧之

我幫你介紹的男朋友都是垃圾
像你熟識的女孩成了我的女友
艱難時刻把我拋棄
報廢機車,賣了汽車,更別說房子
時間這輛長途火車好快穿過了月台
你的陽剛帥氣有道黃線
提醒我
鈴響時必須跨越

唉,下個停靠站恐怕也不會更好
祇希望它更有希望
但我不知道這些年你都經歷了甚麼
罷工,臥軌,勞資爭議的爛帳
翻越了拒馬,蜂擁的人群又被警察驅散
世界邊緣有一顆頑固的石頭
失足跌落海底
喚不起起碼輕微的漣漪

這輩子我們可能都浪費掉了
像暫時停留在騎樓下躲雨
卻永遠無法離開
被雨圍困的男孩因欲望而成為男子
因挫敗而渴望晴朗的生活
像一朵杜鵑花被水霧折磨出皺摺
像一團白紙
被社會握緊又丟棄

南崁一片烏雲開滿地面的水花
那是我腳步濺起從未走過的路
我的朋友,不論你去到哪裡
那裡就是我失去的人生
落花時節裡多好的風景
被雨圍困的男孩,卻從放肆到沉默
他著地的膝蓋比誰都清楚
水窪投影的世界
這麼多年,第幾次改變了形狀


2016-04-17 初稿

2016年3月8日 星期二

徐庶

——獻給社會主義者


從前有個人,名叫徐庶
追求心中的理想,在劉皇叔手下做事
有一天,徐庶收到母親的家書
要他到許昌一家團聚
然而
信是假造的,曹操抓了他母親

被軟禁的徐庶,衣食無缺,不用繳房租
吃飯,打炮,穩定的文書工作
像一隻被豢養的家畜,終日鬱鬱寡歡
維持著同事間表面的和平
裝瘋賣傻
為長夜飲

他說,身在曹營心在漢
誓不為曹操獻一計
可掛念著家中老母,無法離開
詩曰:
痛飲狂歌空度日
飛揚跋扈為誰雄
徐庶看著指縫間流沙般滾落的大好時光
一份穩定的工作,正在浪費自己的人生
他還有理想,渴望世界的真相
夜夜的悲傷裡,徐庶重複推衍著易經八卦
算數學
參哲理

徐庶讀到柏拉圖,他說了
人類前世居住在理型世界
人類來自完美
卻被囚禁在肉體的牢籠
畢達哥拉斯定理用來推算三角形的斜邊長
笛卡兒座標系,可以描繪出方程式的曲線
徐庶思考很久
卻始終算不出未來的路徑

數學裡完美的方圓,現實世界並不存在
人類的腦袋卻擁有它
長方形的英文字典,徐庶拿顯微鏡看
那崎嶇不平的邊長
像人生路,並不是真正的直線
在數學完美的理念裡
反而感受到人世的艱辛

食慾,性慾,匱乏的狀態
柏拉圖認為是洞窟牆上的鬼影幢幢
太陽光線經歷旅途的遙遠
來到地球
請原諒我們在大氣裡往復折射
路徑不再正直

不知道徐庶是否還記得
那些往事,曾經在新野破解曹仁的八門金鎖陣
他一個人,加劉皇叔,就打算對抗全世界
今天卻滯留在許昌
讚嘆著資產階級經濟學裡,艾奇沃思盒的美麗線條
緊抱著IS-LM模型,卻不根據利率的走向進行投資
他不願為朝廷獻計

這種生活過了十數年,徐庶死了
死前最後一句話
他說,我的數學只有高中程度
好想更進一步
學會微積分、向量和矩陣......

因為牽掛著家庭父母
他的一生在掙扎與憂鬱中度過
他的理念沒有機會展開
生卒年不詳
人們只記得他在荊州、新野的事跡
數年後
諸葛亮三出祁山,率軍北伐
聽聞好友徐庶生平
魏都好比憂鬱的巴黎,無限惋惜

親愛的朋友,聽完徐庶的故事
怎能不加倍努力?
詩云:日居月諸,胡迭而為
你還是一樣
一不小心就喝到天亮
一個不小心
偌大的太陽把你從世界的邊緣擠落

徐庶死後超過一千五百年
社會主義者蔣渭水為他寫了一首歌
紀念當年
發生在美國的乾草廣場事件:

美哉世界自由明星
拼我熱血為他犧牲
要把非理制度一切掃除盡清
記取五一良辰

旌旗飛舞走上光明路
各盡所能各取所需
不分貧賤富貴責任依一互助
願大家努力一齊猛進


2016-03-07 初稿

2016年2月10日 星期三

雪後

——記一月廿四日降雪


難得一見的寒流,在草山堆積白雪
曾經你也有融化的時候
現在,冰冷的身軀滲出一片海洋
停留在悲傷深處的水生植物
拋棄更多行動
在光合作用裡單純地生活

寒流來了,又走了,逝去的好日子
整整一個月你祇是在悲傷
大氣中的水份等到轉變的時刻
按照規律長大的結晶體
因機率而相遇
因氣流而分開

唉,不止一次墜落在幸福的幻夢
像熊的熊掌,淋滿了糖霜
森林裡回頭尋找一開始的足印
床上的被單有尖銳的稜角
一個人的柔軟
足夠把另個人割傷

世界不過是更大更冰冷的房間
幻滅的夢境換來下個夢境
瞧,這個人,耽溺於再不流淚的絕望
反抗著血親、家族、社會與國家
熙攘人群裡無意間踩髒的雪
像你,像我
沒辦法重新做人


2016-02-10 初稿

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那一夜

怎麼向你訴說一個下雨的夜晚
水窪蓄積的酒精不斷蒸發
該怎麼在這一刻摟住你
從後面來,疾行的機車承接天地的雨
你濕潤的髮梢沾上我憂鬱的臉
帶不夠安全帽與保險套
怎麼告訴你
今晚我要跟你回家

凌晨三點以前抵達你,咬尾之蛇
纏住了話題裡不設密碼的鎖
我之頭,你之尾
床頭上備用的安全帽,其實我從來不戴
那時被褥也有它運轉的引擎
我不去發動
祇想摟著你,好好睡上一覺

那一夜,我誤以為我會先於世界醒來
從你的故事裡指認閃爍的繁星
舊城區裡的貧窮線正在伸長
無盡的公路吞食少年的理想
我們從一個噩夢中驚醒,卻依舊奔跑著,後悔著
用僅存的自我向社會交換
兩次打卡中間一段意識的空白

我曾攔下火車,倒頭睡在癱瘓的國道
我曾包圍工廠,撞倒內心絕望的鐵門
有一個人可以反抗全世界
然而不懂黑暗中怎麼愛你
悲極而喜,喜極而泣,欲求不滿,感情用事
公路上狂奔的野狼從出廠到報廢
肉身之苦
承載著天地的雨露冰霜

我說了,萍水相逢,各奔西東
你說搞不好最後我們會結婚
因為整組壞掉的理性,愛情裡你我都會死
好比鬥爭是我的用藥,用藥是你的鬥爭
暫時抽離自我,把絕望反鎖進廁所
沈默抽完又一盒菸
沈默在衛生紙上對折自己的骯髒

睡醒以前我就摟著你,你不懂我多喜歡
日光點亮你熟睡的側臉
我不忍心翻滾,壓壞城市裡少有的草坪
裙擺邊的海浪轉過身的時候
我懂了滿潮倒退的原理
你說我虎牙很可愛的時候
我不是沒有衝動
那一夜,在所有片刻崩塌以前
我曾以為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2016-01-31 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