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星期二

冬之旅

這已經是最寒冷的冬天
盆地注滿連日的陰雨
所有事物的聲音從邊緣溢出
我們確實確實
得到所有而後離開

存在在這裡是永遠地離開
我為自己穿上新買的衣服
像隻膽小的孔雀不說謊
卻刻意張開彩色羽毛
遮住身後時間

我問時間,就隨便
隨便風把我吹到什麼地方
我問人生很苦
就加點糖水,把自我稀釋

這裡已是自我的地獄
折磨的卻是他人
這裡是天堂,就有穿透一切的光
從地底湧出
越來越透明的自我
我是水光誰才是噴泉

水光裡有人向我走來
你是我最寒冷的冬天
擦身時候,驟降氣溫
意識凝結成一滴水
如果墜落,便有美好的波紋
這一次果真不相信永遠
當下就是永遠的噴泉


2008-12-16 初稿
2009 於台大中文系踏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