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0日 星期三

雪後

——記一月廿四日降雪


難得一見的寒流,在草山堆積白雪
曾經你也有融化的時候
現在,冰冷的身軀滲出一片海洋
停留在悲傷深處的水生植物
拋棄更多行動
在光合作用裡單純地生活

寒流來了,又走了,逝去的好日子
整整一個月你祇是在悲傷
大氣中的水份等到轉變的時刻
按照規律長大的結晶體
因機率而相遇
因氣流而分開

唉,不止一次墜落在幸福的幻夢
像熊的熊掌,淋滿了糖霜
森林裡回頭尋找一開始的足印
床上的被單有尖銳的稜角
一個人的柔軟
足夠把另個人割傷

世界不過是更大更冰冷的房間
幻滅的夢境換來下個夢境
瞧,這個人,耽溺於再不流淚的絕望
反抗著血親、家族、社會與國家
熙攘人群裡無意間踩髒的雪
像你,像我
沒辦法重新做人


2016-02-10 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