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8日 星期六

命運 1

一千年的睡眠我用來
交換前幾天早晨的陽光
這一生有好多事
好多事已經發生
烏雲聚了散了
星星闔眼睜開
銀色的風拖出尾浪
每一個稍縱即逝的永恆
在海面開透明的花
那是獻給你我的百合
覆蓋地球的白紗
世界鼓浪的時候
我們乘坐風浪前進
從不思索風浪開始的地方
這就是此刻。在此刻活著
這就是人生
青春逐步走上高原
空氣稀薄
卻有數不完的星星
祇是悉心算計的時候
請你,請你莫要感傷
我知道昨天
還有前天的陽光沉沒以後
你的聲音已逐漸失溫
彷彿響自大洋嚴寒的北岸
成群的灰鯨唱絕望的歌
水霧高高拋入空中
那是他們一去不回的夢想
隱隱看得見彩虹
而此刻
世界沉默不語
而我依稀知道
又到了遷徙的季節


2007-09-30 初稿
2009 於詩報季刊復刊十一期

2009年3月1日 星期日

鳳求凰

不知道妳喜不喜歡我敲門的聲音
不知道妳給我的鑰匙
適不適合我刮痕累累的鑰匙圈
手錶在走,頭髮留長
我感到自己,越來越難看
所幸妳答應
要幫我剪個漂亮的髮型

搭乘電梯來到妳住的樓層
門口那些植物很適合綠色
仙人掌有刺卻不會刺人
聖誕紅剛脫去禦寒的外衣
我也是其中一株盆景
不說話,祇開自己的花
每天早晨都需要妳
把我移到有陽光的地方

有陽光的,妳住的樓層
妳告訴我的這個房間
房裡總還有下一個房間
握住妳給我的一千把鑰匙
我想我是喜歡開門的
但不是一個擅長深入的人
老是愛幻想,最裡面一扇門後
藏著我們都喝過的熱拿鐵
浮一層暖暖的泡沫
像冬天,浮著今天的雲
不如看看馬克杯裡
還有的話,請妳趁熱喝掉
沒有的話
請妳把杯子摔碎
我是真的,真的很捨不得


註:詠司馬相如,室邇人遐毒我腸。


2008-03-18 初稿
2009 於笠詩刊269期

情歌 3

今晚我來回走成鐘擺
計算遠近重複的週期
音樂盒上旋轉的舞者
音樂結束以後
互道鞠躬,相視茫然

喜歡妳褪下衣服的靦腆
我的琴弓高舉
妳是一把雕花的提琴
因磨擦而發出了
魔鬼,魔鬼的顫音

當沙堆在風中袒露語言
彼此的凝視懸於一線
把琴弦,調緊再調緊
最親密的距離
莫過於斷裂前的一瞬


2008-06-01 初稿
2009 於笠詩刊269期